'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

欢迎访问深圳社科网 今天是
站内搜索: | 收藏本站 |联系我们

模范机关创建和“四力”教育实践

脚力,使我的百色扶贫报道收获颇丰

 日期:2019-05-21     来源:深圳市社会科学院

作者:楚宏系深圳晚报全媒中心主任

  作者曾“冒雨攀岩涉险进村,只为摸准贫困的根”;驱车采访“会车”时,他的车险些失去重心翻落悬崖…… 脚力,使他的百色扶贫报道收获颇丰:获全国赵超构新闻奖一等奖、全省新闻战线“走转改”优秀作品一等奖,相关主题的演讲获得了深圳市新闻战线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演讲比赛一等奖,等等。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脚力,使我的百色扶贫报道收获颇丰。

  我是深圳晚报全媒中心的主任楚宏,一个60后的老新闻工作者,54岁了。按理说,这是该知天命的年龄,我的岗位也不在采访一线。但是同事们说我不知天命,只知拼命,死死地“赖”在采访一线拽都拽不开,都叫我“年轻的老记”。

  我喜欢这个绰号,喜欢年轻人来去如风的潇洒,也一直以为自己真的年轻着。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2017年端午节前,我豪气地跟老婆说:“说走就走,带你去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旅游。”我们两个果断连夜出发,一路向西,驱车穿越广东,进入广西。

  然而,我的车绕过风情万种的南宁,避开风景如画的桂林。“对不起啊老婆,旅游目的地不是景区,而是百色市凌云县后龙村!”这是一个号称全国第二穷的贫困村,贫困率高达73%。我们两口子把小长假的休闲游,变成了关爱困难群体的扶贫游。

  进村就是一场历险。因为路在九天上,村在云端里。村里所见,令人落泪。我不知道那木板和树皮拼搭的房子怎么挡风雨;我不知道连饮用水都难以保证的石漠化地区,怎么度日。在一个农户家里,看到两个小妹妹正在吃饭,姐姐把桌上仅有的一碗青菜推到妹妹前面让她吃,我心痛了。回深圳的路上,我在个人朋友圈发起了募捐,凑了一万元送到了百色教育基金会。

  2017年7月初,大雨滂沱之中,我第二次到百色,这次是专程采访应届毕业的贫困生,为他们发起一场募捐。沿途经过广西第一险的山脊路,一面是峭壁,一面是陡崖,走一辆车都十分危险,这时最不希望看到的情景出现了:会车!对方还是一辆巨大的工程车。简直是和死神捉迷藏,我的车不得不一次一次往松垮的崖边靠,这种心惊胆战,大家感觉得到吗?我当时拍下了一张照,是想万一车在一刹那间掉下悬崖,也好做个见证,让我老婆知道我在做什么。

  对面的车一动不动,直到我的右后车轮贴到悬崖边,感觉都踩空了,它才启动。可以会车了,我该松口气吗?不,更紧张了,两辆车贴得太近,间不容发!哪怕挂到一点点,我的车就会失去重心翻落悬崖。

  还好,我闯过了鬼门关,也为《深圳晚报》带回了一组震撼的报道,一共4个内页版加一个头版,头版上4个大字:圳在行动。很多市民流着眼泪读完报道,有的老人拄着拐杖送来捐款。最后,市委统战部发动一批深圳的爱心企业参加了行动,百色当年3000个考上大学的贫困生全部获得来自深圳的捐助,圆了大学梦。

  2017年7月底,我第三次来到后龙村,这次,我提出来要去看一看最偏僻最边远的屯,当地人笑了:“那里没有路。”我说:“你们怎么进出,我就怎么进出。”

  车停在山边,往山里步行了一个半小时,这才渐渐体会到什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(人完全贴着悬崖攀岩,手摸索着石缝往前探路,崖壁上和石缝里长着青苔、渗着水……这是2017年7月底,深圳晚报记者楚宏(右二)到广西百色市凌云县后龙村最偏僻最边远的屯采访途中的一个场景。)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么叫没有路。陡峭的路、碎石的路、塌方的路,那都叫路啊。可是到后来,人完全贴着悬崖攀岩,手摸索着石缝往前探路,崖壁上和石缝里长着青苔、渗着水,树木搭的梯子已经朽烂。人吊在悬崖上,必须不停地放松活动关节,告诉自己不许抽筋,抽了筋谁都帮不到你。

  在崖壁上有一段时间特别绝望,因为岩石越来越湿滑,而我的小腿开始隐隐作疼,怕是要抽筋,这时偏偏天上下起了雨,一会儿就把我淋得浑身湿透,失灵了的相机挂在脖子上,像一块大石头那么沉,随着人的攀跃晃来晃去,似乎扯得人的重心都不稳了。这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一看,正是老婆打来的;一接,却听不到声音,山里信号差。这时我的脸上流淌的,真不知是雨水、汗水还是泪水。那一瞬间,我心里想的是,这辈子还能不能走出大山,和老婆通上电话。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这是又一次人生历险,我带回了一篇更有影响力的报道《冒雨攀岩涉险进村,只为摸准贫困的根》。

  2018年7月19日,《深圳晚报》报道了记者楚宏获得深圳市新闻战线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演讲比赛一等奖的消息。

免费视频观看视频观看  这篇报道还在排版,深圳市委领导就从当天推送的扶贫指挥部官方公号上读到了,打来电话通知我们加印100份,第二天送市里。因为说来也巧,第二天,广东省委副书记、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正好带队飞赴广西考察扶贫工作。

  一直关注我扶贫报道的万科监事会主席解冻先生,前不久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,万科决定捐一个亿,腾讯也决定捐一个亿,全部用于百色扶贫。

  我的百色扶贫报道,给我带来了不少荣誉,比如说全国赵超构新闻奖一等奖、广东省新闻战线“走转改”优秀作品一等奖,相关主题的演讲获得了深圳市新闻战线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演讲比赛一等奖,等等。

  脚力,使我的百色扶贫报道收获颇丰。

  30年了,我喜欢做记者、坚持做记者,不知天命,只知拼命,拼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给社会多一缕阳光、多一丝温暖,也从自己身上找到一点年轻人的热情和活力。诚如是,我就满足了。

    ----转载自深圳报业集团《新传播》2019年第1期